blog

凯雷支持的诊断公司Metropolis收购了Sanjeevani Pathology

<p>公司声明称,诊断连锁运营商Metropolis Healthcare以全现金交易方式收购了古吉拉特邦的Sanjeevani病理学实验室,这家私募股权公司寻求加强其在该国西部地区的业务</p><p>该声明说,Sanjeevani是Metropolis迄今为止在印度最大的实验室收购,但没有披露交易的财务细节</p><p>早期的收购包括Amin的病理学实验室Pvt</p><p>据新闻集团VCCircle的数据和研究平台VCCEdge称,有限公司和健康实验室有限公司</p><p>声明补充说,最新的收购也将使Metropolis在未充分渗透的Saurashtra地区站稳脚跟</p><p> Sanjeevani Pathology成立于1993年,拥有四个实验室,由六名高级病理学家组成,其中包括古吉拉特邦拉杰科特的创始人兼推广人Kirit Patel</p><p>精品投资银行Wodehouse Capital Advisors就该交易向Sanjeevani Pathology提供了建议</p><p>据VCCircle上个月报道,Metropolis的收购恰逢其竞争对手Lal PathLabs有限公司成为收购另一家古吉拉特邦公司的领跑者</p><p>值得注意的是,印度的诊断行业最近见证了高投资者活动,Lal PathLabs博士成为该领域第一家于2015年12月上市的公司</p><p>2016年,竞争对手Thyrocare Technologies Ltd也推出了一场重磅推广的IPO</p><p>按收入计算,印度最大的诊断连锁企业SRL有望通过反向并购来上市</p><p>据报道,Metropolis也有望上市</p><p>去年2月,Metropolis董事总经理Ameera Shah告诉VCCircle,IPO是公司一直在讨论但尚未决定的事情</p><p>虽然Metropolis一直在印度扩张,但由于缺乏增长和监管障碍以及重组其中东业务,它去年退出了南非</p><p>大都市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作为单一实验室,于2005年从ICICI Venture获得了第一笔35亿卢比的外部资金</p><p>随后,私募股权公司Warburg Pincus获得了8500万美元的新资金,退出了ICICI Venture</p><p> </p><p>差不多五年后,当Warburg Pincus表示希望退出时,可能会出现类似的模式</p><p>然而,Shah家族与自1998年以来一直与该公司有联系的连续企业家GSK Velu之间的董事会斗争的报道溢出了媒体</p><p>令人惊讶的是,在KKR印度的支持下,Shah家族以550亿卢比购买了Warburg Pincus的27%股权,将家族的股份从36%增加到63%</p><p>最终,私募股权公司凯雷(Carlyle)收购了Velu的股份,

查看所有